移动的"方舱医院" 巴基斯坦将客运列车改成隔离病房


之后这段国内转机的行程,我更能明显感受到国内防疫的严格认真,不同于法兰克福飞上海的拥挤程度,整架飞机上乘客不到三十个人,人们都隔着坐。到达长春以后,由于在回国前一周,父母已经将我回国的信息上报给社区,一出机场,我便直接被工作人员用120救护车拉回到我老家的宾馆隔离。

德国媒体的宣传,让许多当地人不但不重视疫情的严重性,反而对于戴口罩的亚洲人都产生了歧视心理。我一个越南同学的父母在当地开亚洲餐厅,由于部分欧洲人对亚洲人的歧视,餐厅的生意也变差了许多。

没想到,这些防疫用品居然自己先用上了。1月28日,德国发现了首例确诊患者,不久,多个往来中国的航班被取消了,我的航班也在其中。

全球范围内,疫情也是看不到好转迹象。截至北京时间30日24时,美国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网站的数据显示,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74万例,累计死亡病例35114例。美国之后,意大利累计确诊病例接近10万例。西班牙最近几天死亡病例维持高位,30日通报新增死亡838例,累计死亡6528例,累计确诊85195例,确诊人数已经超过中国。

在托运行李处测量了一次体温,接着出境边检,测体温,再排队过安检。到登机口,工作人员用额温枪再次给我们测量了体温。三次体温检测无碍后,才可以登机,踏上回祖国的路。

终于到了回国的日子。提前一天准备好各种防护用品,当地时间3月10日6点,我早早地出了门,坐火车去法兰克福机场。为避免路上被感染,我戴好护目镜、N95口罩,并用围巾和帽子把头包裹得严严实实,防止被歧视。尽管如此,还是会收到一些惊讶的目光。

1月下旬国内疫情暴发,我每天刷着新闻,看着上涨的人数,感觉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德国买些口罩,寄给国内的家人。

回国前,虽然德国已经有上百病例,但人们的生活如常。周五的超市里,仍然有许多外国人携家带口去采购,学校的餐厅也仍旧在午餐时坐满了人,意大利病例的增加并没有让德国乃至其他欧盟国家的人引起重视。

“美国可怕的、不断增长的新冠肺炎病例死亡人数让特朗普接受了现实。”CNN30日称,特朗普放弃了在复活节开放美国经济的目标。将“保持社交距离”指导方针延至4月30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,意味着美国人将至少再停工一个月,甚至更长时间。这一决定引发一连串的人道主义和政治影响,但病毒造成的灾难性后果让特朗普别无选择。特朗普当天还表示,研究模型显示,美国疫情的死亡率可能在两周内达到顶峰。他预计,到6月1日,美国将开始步入“恢复”。30日,特朗普批准堪萨斯州和亚拉巴马州的灾难公告。至此,美国已有23个州进入“重大灾难”状态。

对此,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执法监督局相关负责人,他表示,这是国家文旅部3月28日向全国发布的一条紧急通知:对于所有复工的娱乐场所都要暂时关停,包括KTV、网吧、电影院等。